医路芳华_第十五张 又谈顾县令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五张 又谈顾县令 (第1/3页)

  “......说是为官清廉,至今在怀宁连座宅子都没有,子女住的是老岳丈留下的宅子,日常生活用度靠的也是老岳丈留下的一药铺维持,要说特别的其他也没什么,对了,说是故去后,一双子女就回了老家......”隐一把得来得消息一一道来。

  “可有核对过笔迹?”

  “有,已比对过顾县令的文书,确定那密函就是顾县令所写。”

  “那倒是奇怪了,他既然发觉定州有异,为何不是直禀上峰,或是上报兵部,可他都没有这么做,而是一封密函发给了一个小小的礼部给事中......”楚湛忍不住站了起来。

  这其中必然有什么不足外人道的原由。

  “顾县令有一个弟弟正是定州的同知。”

  “所以,他这‘定州有异’是从他弟弟那知晓的?”如果是这样,那就更不应该声张才对。

  毕竟事发,不管如何身为定州的官员肯定都会承受父皇的雷霆之怒。

  “或许,是因为--他那弟弟是后母所生?”隐一饶饶头。

  不都说后母恶毒嘛?那他肯定对这个弟弟也没有多少的感情。

  如果是这样,那自然是这事越早处理约好,否则越拖下去,那简直就是把自己的脑袋栓在了裤腰带上。

  楚湛皱眉,“既然不是亲弟弟,那他这事从何知晓?”

  如果兄弟两不亲近,想必那做弟弟的自然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知异母兄长。

  那他又是从何处知晓定州有异的呢?

  隐一,“......”

  殿下,卑职只是一个普通的侍卫啊!

  您问我,我----我也知道啊!

  好在楚湛也并不把希望寄托于一个小小的侍卫身上,他重新坐了下来,“可有查顾县令的来往文书?”说不定从中可以发现些什么线索。

  隐一摇头,“那顾县令故去后,他的遗物皆被子女带回了住处,后衙几乎已没有他的私人物品。”

  楚湛一扇子拍到了隐一肩头,“那就去住处查啊!”这个需要他一步步教吗?

  若不是这次出京为了掩人耳目,明面上的人几乎都没有带出来,他也不至于这么束手束脚。

  隐一,“......”

  太子殿下!卑职只是个隐卫啊!不是专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