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成了表哥的白月光_第十九章 醒悟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九章 醒悟 (第1/3页)

  给宋昀盼清理了身上的脏污,换上干净的寝衣,又哄着她睡着,白檀才轻手轻脚地放下帘帐。

  樱草一直在一边儿默不作声地看着,待确定宋昀盼睡熟了,才低声道,“你说要不要找个有道行的师傅来给姑娘看看……”

  白檀心里虽也觉得宋昀盼总这么着不是办法,可闻言还是严肃道,“不许胡说……姑娘只是第一次来癸水,吓着了……”

  “才不是呢!”樱草不服气道,“你进来得晚没看见,姑娘方才满手是血,直说她的孩子没了——就跟中了邪似的……那样子别提多吓人了!”

  白檀默了默,“姑娘怕是又做噩梦了……你看她现在不是好好的么?以后这些话就别再提了,省得又生出些事来。”

  樱草道,“我当然不会说出去,可姑娘她……”

  白檀叹了口气,半晌才低声道,“且看看吧……要是再不行,就只能跟老太太说了。”

  樱草点点头,小声嘀咕道,“明明前阵子都已经好了的……”又想起来,拉着白檀道,“姐姐今晚留下陪着我吧,我一个人怪害怕的……”

  要是姑娘再来这么一遭,她感觉自己也要吓落葬了。

  白檀就道,“横竖我也睡不着了……你去睡吧,我守着姑娘。”

  这话正中樱草下怀,她生怕白檀反悔,连忙道,“那我可就回去啦……你要有什么事儿就叫我。”说罢径自就往外头去了。

  白檀轻叹了口气,轻轻撩开帐子一角。

  床上的宋昀盼蜷缩成一团,眉头紧紧皱着,眼底下还有一层明显的青乌,看起来稚嫩可怜得不行。

  难道……真的是中邪了么?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宋昀盼足足在床上躺了两天。

  许是初潮的缘故,她人虚弱得厉害,以至于连老太太都惊动了,派人过来打听了一回,待知道了事情的原委,不由哭笑不得,又忙叫人送了些补品过来。

  苏大奶奶也特地过来看了她一趟,又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